『金猴呈祥』隨想

【本文作者 華裔女音樂家 嚴克映博士  Dr. Ke-Yin Yen Kilburn】

  在這送舊迎新的時節,全美中文學校及芝加哥希林藝術中心聯合製作了『金猴呈祥西遊記』大型文藝節目,並且邀請到了中國電視連續劇『西遊記』的重要演員們及節目編導前來芝加哥和本地希林中文學校的學生們一齊同台,成功的演出了兩場音樂劇,其中周六的那場表演,本人有幸獲希林藝術中心主席勞潔梅女士的邀約和芝加哥吳慎音樂養生會的成員們一道前往共享音樂盛宴。雖說音樂是我的專業,但這次『金猴』演出對我這在美國大學教授西方音樂多年的華裔教育工作者而言,還真是耳目一新,大開眼界。

  我出生在台灣,學的又是西方音樂,卻對中華文化地博大精深,源遠流長向來是佩服得五體投地,更為身為一中國人而感到驕傲,但是在現實的政治環境下,雖然自認是黑頭髮黃皮膚的龍的傳人,卻對彼岸大陸-龍的家鄉感到有點陌生。記得多年前,當我第一次看到來自中國大陸的音樂藝術家們的演出,內心的衝擊頗大,他們的技巧是如此的高超,但是似乎和西方音樂家們對美感的認同有著稍許距離,其實西方音樂家們在美感的認同上也並非一成不變的,這也就是所謂的『STYLE』,譬如西方巴洛克時代的音樂崇尚細緻的美感,喜精雕細琢;而浪漫樂派又崇尚『PASSION』,好抒發感情,所以隨著時代變遷以及不同的文化背景,人們對美的追求或許會非常不一樣,記得我以前讀研究院時的聲樂老師-前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首席女高音JUDITH HADYN,曾經對我說過他無法『APPRECIATE CHINESE OPERA』,尤其是因為平劇的唱腔與發聲法和西洋的美聲唱法背道而馳,令他對京劇不敢恭維。然而我也相信有許多當代年輕的美國大學生們無法接受西方十七、八世紀的歌唱法-OPERATIC SINGING。其實其中並沒有孰是孰非的爭論。只能說文化背景、社會風氣,甚至政治環境的不同都能造成人們對美感有不同的見解與認知。

  出乎意料的是,這次觀賞『金猴呈祥』,竟然讓學西方音樂數十年的我開始欣賞這完全違反西方美聲法(BEL CANTO)的中國地方小調唱腔。那種『細聲細氣的唱腔卻將女性的陰柔婉約表現的淋漓盡致。另外更對中國平劇中的武行其一顰一笑、一舉手一投足,所表現出的氣勢美感盡在不言中而為之折服。中國人對美感的意境之高,實在是不身入其境,不知個中趣味。
  這次演出最令我稱道的可以說是四川歌王陳小濤,他不僅有絕佳歌喉和高度受過訓練的歌唱技巧,尤其是他能混合東、西方的美感,用雄厚優美的歌聲唱出細膩動人的歌曲。他沒有少數西方歌劇家ROBOT式的震耳欲聾的粗糙,卻又具備西洋美聲法的圓潤厚實之音色。似乎中國音樂藝術也隨著時間的巨輪在轉變,看到這些傑出的中國音樂藝術家們的表現,人說廿一世紀是我們中國人的世紀,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不論如何,我要感謝希林中心對僑界的服務,其用心良苦的精心籌劃組織海內外人員,為的就是凝聚華人力量,傳播中華文化,尤其讓出生在美國的華裔子弟們藉著有限的中文,有機會去了解中國人耳熟能詳的唐僧取經-『西遊記』的故事。更佩服舞蹈教師葉青不辭勞苦的藝術家胸懷,只為成就此項演出,付出了無以數計的精力、時間,他令我想到了一首歌劇名曲『VISSI 「DARTE,VISSI」DAMORE』(為了藝術,為了愛),是的,藝術是無價的!


Copyright 2005-2007 chinesewebcen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