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麗 Fantaisie
“茶母” 與 “紅杉軍”
“朱蒙”,“薯童謠” 與 馬英九

------- 寫在七七抗戰七十週年紀念音樂會(7/7/07,10:30AM,中華會館)前夕-------
(音樂會實況可以登陸”嚴博士網站”WWW.DOCTORYEN.COM觀賞)
音樂博士嚴克映

楔子

我最喜歡的無數鋼琴曲目中,有一首是蕭邦的Fantaisie-Impromptu(幻想即興曲),因為它A段的Passion以及B段的優美典雅,著實令人陶醉,尤其它更是少數能代表鋼琴詩人蕭邦typical風采的作品. 眾所週知,素有愛國音樂家之稱的蕭邦,雖然父親是法國人,母親是波蘭人,卻因為出生,成長在波蘭華沙,他自始至終皆視波蘭為自己的祖國. 其後更因為俄國人佔領了波蘭,他從此拒絕到波蘭演奏,並且譜寫了數首豪氣干雲的”波蘭舞曲”,其中較為著名的有”軍隊”,另外亦寫了一首扣人心弦名為”革命”的鋼琴曲,以抒發其思鄉之情. 的確!人是情感的動物;尤其念舊,猶記得三年前陪伴高齡的父親第一次回到故鄉---紹興,內心的激動實在是無法用筆墨來形容; 而少小離家,站在老家前的父親竟然己經是白髮蒼蒼的老人,讓人不得不感嘆人世的滄桑與世事的多變-------. 孰知曾幾何時,卻因為那割捨不掉已滲入血脈中的尋根情結, 以及忘不了那已納入心中的文化底蘊,我這出生,成長在台灣的浙江紹興人,竟然無法再毫無顧忌的說, 我愛我的故鄉---紹興! 我愛我的祖國---中國! 不知不覺中,我們這群帶著原罪的第二代外省人,已經無從選擇地須揹負起了歷史的十字架!

是的,時間的巨輪永無止息的運轉著,生命更如同春夏秋冬四季交替般的因循著”無解”的自然法則不斷的輪迴著,人的纖小軀體是如此無力的面對著世間種種,?使是不公不義,有時也莫可奈何,因為不公不義本身地存在,就是宇宙自然的一部份,若要歸咎一切不幸於”宿命”,似乎也不為過,因為它是”無解”的.

多少個寒暑已經無聲無息地度過, 然而七十年前發生在中國大地,並且持續了八年之久的人間慘劇,如今; 不知道冤魂是否己安息? 不知道人們是否已記取了教訓? 不知道台灣學子們是否知道這段中華民國的歷史? 或許如今的教課書已無復記載,只因為它已屬於”外國”史? 當這一切都還是無數的???question marks當兒,那善於利用人性弱點的黑暗力量,已經靜巧巧的滲入了人心,那無法遏止的爭權奪利貪婪之心,正在燃燒!!! 在我那出生,成長的大地上,似乎風不平浪不靜----重整文化為幌子,奪權為事實,正進行著台灣版的Cultural Revolution. 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不知道”外省第二代”與五十年前的”黑五類”有何不同? 與二次世界大戰被納粹德國所仇?並且屠殺的猶太人有何相異?似乎人們仍然未能記取教訓,歷史仍在不斷的重演 -------------

年復一年舉辦抗戰紀念音樂會的我,說著同樣的話語,唱著同樣的曲調,雖然知道人心不會輕易的改變,稍有不慎更會被扣上不愛台灣的大帽子,讓人不勝負荷,但是仍然樂此不疲,到底所為何來?正在捫心自問時,有一聲音震撼了我:八年對日抗戰,本來就是中華民國及中華民族不容抹滅的一段歷史,它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人們的心底,任何人皆無法否認它的存在; 為死難同胞悼念只是盡一份心力,理當義不容辭!理當坦蕩蕩毫無懼色! 此時突然想起英年早逝”The Rape of Naking”一書的作者張純如.身為華裔的她,對於南京大屠殺有著無以言喻的切膚之痛,更為了要替這無以數計的亡魂們伸冤,她日以繼夜的在那 貼滿了張張觸目驚心,慘不忍睹的照片的斗室之中,扶案急書, 卻因此而罹患了憂鬱症,最後不得不以一顆 bullet結束了她那花樣年華的歲月(雖然亦有被謀殺之說). 我不知道她為亡魂奔命是否值得?但是如果這是她此生的使命,那也實在是由不得她了 . 而我之所以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改變人心),是因為”Mercy”, ”感動”與”了悟”.

最近愛上了韓劇的古裝歷史劇,從年度大戲”朱蒙” ,”薯童謠”到”茶母”,無一不令我看得心醉神迷,驚嘆戲劇表現竟然也能達到如此般的境界,不得不對韓劇的編導另眼相看. 同文同種的朝鮮傳承了中華文化,不但使用漢字,更以四書,五經,倫語,孟子,詩經,左傳----- 教育下一代. 韓語與中國的方言相類似,看韓劇有著說不出來的親切感. 或許就是因為不像中國經歷了文化大革命,喪失了許多寶貴的文化遺產;韓國(朝鮮)保留了淵遠流長的中華文化的精華;譬如:古樂,禮儀,中醫,武術,舞蹈,繪畫,藝術------,尤其因為長久接受宗教的洗禮,韓國文化重視道德,品格的修鍊,更鼓勵真,善,美的追求,宏揚基督教的博愛思想,講求寬恕,包容,諒解,以求得社會的和協. 的確,韓劇似乎總是述說著人與人之間的衝突,予盾,及愛恨情仇,但是最終也總能以”大愛”來化解;它的至真,至善,至美,讓我感到貼心與美好. 它亦不像印象中的連續劇,非黑即白,非善即惡,總將cast角色作刻板的?分法. 韓劇常具有灰色地帶;白中帶黑,或是黑中帶白. 人之所以做了邪惡之事,也是其來有自,譬如:童年時不幸的遭遇,或是因為私心所產生的嫉妒心與憎恨心; 而即使正派之人也非完美無瑕,也會因為個性上的弱點而犯錯. 它是這麼的合乎人性,令人感動.

在”朱蒙”,”薯童謠”及”茶母”這三部戲中,雖然”茶母”只有二十集, 不是大製作, 不如八十餘集的”朱蒙”,”五+餘集的”薯童謠”般的工程浩大,但是它卻深深的擄獲了我的心,無論在配樂以及取景的藝術性上,皆是一等一的傑作. 根據報導它與”朱蒙”以及另一齣韓劇經典之作”醫道”皆出自於同樣的編導之手. “茶”劇無論是雨中比劍或是雪中練術,皆將中國武術外在的陽剛之美,以及內在的性靈之美表達的淋漓盡致,讓人看的美不勝收. 劇情不僅深具哲理,更是完整萃鍊緊繫人心,幾乎讓人看的透不過氣來,欲罷不能. 最後一幕,當哥哥張城伯因為不滿人世間不公不義的階級制度起而革命,卻被官兵追趕到懸崖邊時; 在那瞬間,我的耳邊似乎響起了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那令人眼熟隨風飄舞的紅絲帶又應入了眼簾,那如長江,黃河般滔滔不絕的百萬紅潮又再次進入了我的腦海中,扶老攜幼渴望真理正義的百萬人民吶喊,不絕於耳, 正與張城伯內心的無聲抗議相互呼應,就在那一刻,我的心如萬馬奔騰,止不住的淚水如紅潮般汪湧而下------------

“茶母”一劇,敘述著哥哥張城伯(原名在武),妹妹彩玉(原名在喜), 兩人因為身為高官的父親(大學士,如同現今的教育部長)在政治鬥爭下失勢,頓時由貴族淪為奴隸,後又在逃難中失散. 雖然倆人終於又再次相遇,卻因為立場的不同;哥哥是大逆罪人(古時的革命家),妹妹是捕盜廳茶母(女警),即使倆人心靈相通,互相愛慕,最後仍不得不以劍相向. 在武終於死於妹妹的劍下,倆人更在生命的終了,才得以相認,並且結束了他們無奈的人生. 實在是造化弄人, 稟性善良正直,愛好公義,寧與麻瘋病患為伍,也不趨炎附勢的在武或許只能自嘆生不逢時. 寧死不屈的他,在臨死時說道:”路是人走出來的,它原先並不是一條路,但是它終將被人們走出來.”

是的,無論”紅杉軍”亦或是張在武的革命皆未成功,但是在數百年後的今天,古朝鮮,的確如在武所期待的, 走出了一條新的路,建立了以民為主的政體,不再有階級劃分. 同樣的,希望有一天,自許”美麗”之島的臺灣,也能名副其實的讓我們看到,它所擁有的,不僅僅是外表的美麗,更是內在的心靈之美; 期盼它不再有族群的分化與對立,不再有謊言與仇恨-------,在這百萬紅潮退去的不久將來,冀望它能將公理和正義找回, 建立一個符合大多數人民利益的,民主與法治兼顧的政體. 這也就是我所要譜寫的”Fantaisie”;但是, 不知道它是否能在我有生之年被演奏?不知道它是否能被演奏的有板有眼而不是荒腔走板?是優美典雅而不是粗俗不堪?亦或是我必須選對”演奏者”才能讓它被演奏的賞心悅目?才能讓它被演奏的如同韓劇般的感動人心??? 所謂”明君難求”,誰教人總是不太珍惜自己所擁有的,直到失去時才知道他的可貴!

當第一眼看到飾演韓劇”薯童謠”的薯童(武強太子)的韓國小天王趙顯宰,直覺非常眼熟,那英氣十足的俊秀容貌,一雙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笑起時更是一副天真無邪的模樣,似乎是似曾相識,到底像誰呢??? 啊!我知道了!是馬英九!

“薯童謠”和”朱蒙”同屬年度大戲;雖然劇情彼此相類似,皆是敘述王子在權力鬥爭下所經歷的苦難史,但是各具特色. 它倆也都是我所最深愛的歷史古裝韓劇, 坦白說,比起”大長今”實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薯童謠”的璋兒自幼生長在民間,並不知道自己的父親即是當今的皇帝,所以一如普通老百姓,親身經歷了民間疾苦;甚至,當過苦隸,幾乎連自己的性命都不保. 但是也就因為這九死一生的生活,磨練出了他的膽識,智慧,與耐力,而這些痛苦也成為他日後成就大業的最大祝福. 終於,他靠著只有皇室才能擁有,母親臨終時所交付的信物,得以和父皇相認. 由於自幼經歷了皇宮之外的艱苦生活,有別於溫室中的花朵,武強太子和一般的皇子不同,他更了解民情,更能解決百姓的困苦,也終於成為了朝鮮史上難得一見的,真正體恤人民,以民為主,為民謀福利的仁明君主.

是的, 看著武強太子那英俊的臉孔,讓我不由得聯想到了臺灣的泛藍共主,馬英九先生. 擁有哈佛法學博士的英九先生,可想而知,自幼便是個品學兼優的模範生, 相信他做事絕對一板一眼,不打馬虎眼;並且奉公守法成性,尤其剋守本份,絕不逾矩,更別說那些狗屁倒灶的事了,和他一定是八竿子也打不著的. 別的不敢說,凡是稍懂面相的人一定知道,在那英氣十足的外貌下,小馬哥其實是個善良,誠實,正直,仁厚,稍有潔癖,又有些孤芳自賞的老實人. 不知道如此一位不懂歪門邪術,又有赤子之心的政壇異類,是否能如足智多謀的武強太子,通過老天的重重考驗,扭轉乾坤,為早己經心靈乾旱多時的臺灣小老百姓們,下場即時雨? 或是他的團隊能如武強太子的愛人善花公主般的機靈精準,扭轉特別費案劣勢, 為己經被政客們的高明騙術騙到不行的小老百姓們,好好的出口怨氣呢? 無巧不巧,前不久馬英九當選2008的簽詩,竟然出現在阿扁的故鄉,上面寫著”馬步相合本佛相,英出隆恩天添財,九龍獻身救眾生,戊子下降真天子”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但是仍然不知道是否真能成事? 因為好像記得有人除了用”把杯”選總統,還有個什麼”七力”擁有超能力和分身,再外加個擁有”蒙娜麗莎微笑”與兩顆子彈有關的Super軍師!???真是太嚇人了,不敢再想了,萬一再來個兩顆子彈或者無數顆子彈,那可怎麼辨???

如今似乎也只有自求多福了,坦白說,我也挺願意向朱蒙學習,跪個5天5夜,只要老天爺肯開開恩救救臺灣的小老百姓們!!說到這,其實,我必須承認,我的Fantaisie還未寫完,它還缺少一個Coda(即Closing theme,結束主題), 想了許久,有些猶豫,有點不好說,擔心說出來,會惹麻煩,但是又不得不替我的Fantaisie做個結尾. 好吧!也只有提著個腦袋豁出去了! 我由衷盼望著臺灣的朱蒙,或是中國的朱蒙的到來,只要是朱蒙就好,不論出身,不問族群,讓我這個外省第二代,不用再為被人當作靶子使用而煩惱,讓我可以跨越族群的鴻溝,讓我可以feel free 的說出我的心聲;理直氣壯的說,我以身為炎黃子孫為榮!!!

韓劇”朱蒙”是韓國MBC電視臺為了慶祝45週年臺慶, 所做的大製作,每集單是製作費即超過了韓幣一億. 目前”朱蒙”己經風靡全亞洲,收視率也己經超越了”大長今”. 據報導,當全韓播出”朱蒙”大結局時,總統府因為臨時打斷,插播總統文告而遭受到全韓朱蒙粉絲的嚴重抗議. 似乎大韓總統的魅力遠不及古高勾麗始祖朱蒙;亦或是己經三十一歲的天王巨星宋一國實在太帥,太迷人;無論騎馬打仗的豪邁英姿,或是柔情萬千的說話神情,皆讓粉絲們的心澎通澎通亂跳. 他不僅戲演的好,更具有一流的氣質. 據說,他的確出自豪門世家,外祖父是國會議員,曾外祖父更是立下汗馬功勞的真正大將軍. 無怪乎他在朱蒙中的各種扮像皆是英氣逼人,與眾不同. 聽說朋友之中,竟然有人連晚上做夢也不放過他.

朱蒙是真有其人,他更是朝鮮歷史上一位完成民族統一大業的了不起的王. 約西元前108年,中國的漢朝因為擁有較先進的兵器, 因而得以殲滅了古朝鮮. 自此之後數百年間,朝鮮皆處於分裂的局面. 距今約2100年,在分裂己久的古朝鮮土地上,出現了一位北扶餘國王子朱蒙,其歷經艱險來到了今北韓桓仁地區,終將古朝鮮統一,建立了高勾麗王朝;高勾麗在韓語是世界上最美麗,最高;亦即最強大的意思.其所渡過的大河名叫”淹滯水”,即今流經吉,遼兩省的渾江. 而朱蒙的陵塚,亦位在現今北韓的土地上. 其實根據歷史記載,朱蒙(神射手之意)是位半神半人的傳奇性人物, 他似乎是上天所揀選,注定要統一分裂的古朝鮮的王.

在宋一國所主演的”朱蒙”一劇中;朱蒙初時懦弱不成材,直到後來因為得知自己的生父(亦為師父)被兄長所殺,悲憤之餘深切覺悟,決心繼承父親遺志,救出陷於水深火熱之中的古朝鮮遺民. 他破除萬難,勤練武術,不但成為了一名神射手,更成為了一名驍勇善戰的大將軍. 最後,終於統一了朝鮮民族成為高勾麗王國的始祖. 宋一國以他的超人魅力,將20至40歲的朱蒙(死於40歲)的一生經歷,以及在人生旅途上的不同心境,表達的絲絲入扣, 更將高勾麗王的沈穩,內斂,耐力,智慧,魄力深深烙印在每個觀眾的心中,真是揮之不去,感動自然是不在話下.

朱蒙一生中的兩個重要女人:一為和他一同成就大業,也是他最得力的助手,他的partner,他的最愛,美麗的皇后召西奴;另一位是曾經救過他,為他生下皇子琉璃的原配夫人禮素雅. 因為這兩位偉大女性的愛,默默的付出,永遠的支持與犧牲奉獻,終於成就了朱蒙的大業. 記得最後一幕,朱蒙騎在馬上, 手撫摸著胸口,默默的注視著這一生與他緣份最深,最長久的女人,召西奴,的離去. 即使身為一國之君,即使是百般的不捨,但是朱蒙對這己盡的緣份,也是莫可奈何. 當他那含著深情卻泛著淚水的目光,遠遠的望著他的摯愛,不知道他是否知道,雖然他的腦子接受了愛人離去的事實,但是他的心卻不聽使喚,他的心無法忍受那巨大的痛楚,因為那是他與她的永別-----朱蒙死於召西奴離去後約一年. 看著飾演朱蒙的宋一國,我的心竟然 也跟著痛起來,他讓我觸碰到了那深埋在心中己久的傷口.

孟子日:”天之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勞其筋骨,餓其體膚,行弗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真不愧是聖賢之言! 無論是武強太子,張在武,朱蒙,都應驗了這句話. 要想成就大業,似乎先得通過老天爺這一關. 政治本來就是最現實與最殘酷的傢伙,難怪有人稱它為最高明的騙術. 稍通命理的我,不否認人世間確實有怪力亂神,Super Power的存在.但是我始終相信, Eventually,”邪必不勝正!”

現在,我的高勾麗Fantaisie總算大功告成,譜寫完畢,就只差一個演奏者. 在絞盡腦汁的深思熟慮之後,我打算選擇一個”大智若愚”而非奸巧clever的人;選擇一個懷有”赤子之心”而非”算計之心”的人,來演奏這美好的樂章. 因為唯有”至真”才會有”至善”才能產生”至美”,演奏出來的樂曲,也才能如韓劇般的真正的感動人心---------------.

後記:就在我結束這高勾麗Fantaisie之時,大女兒Patricia, Email給我她所寫的詩,是關於前不久發生在美國校園內,震驚全世界,更讓全亞裔驚慌失措的人間悲劇. 而直至目前為止尚未見到以此為主題的Poem;Patty所寫 的這”His invisible pain”頗令我感動,願和大家分享. 女兒的祖父Patrick Kilburn於27歲的年齡即獲得了英國文學博士學位,是位詩人,作家,及學者,並且曾是美國名校紐約大學(NYU)的最年輕教授;可惜卻於能源危機時,為了響應節約能源,在寒冬中騎單車上學,導至心臟病突發,不幸過世,享年僅50歲,真是”天忌英才”. 看了Patty的詩,黯嘆血緣真是切也切不斷的,即使祖孫倆人從未謀面,但是Patty的詩中卻有著祖父的影子……………

His Invisible Pain

That poor soul,
so lost and confused.
With no where to turn,
he had no one.
His mind began to twist,
Distorting to one form.
Not to be recognized
as what it was before.
Now,
light doesn't shine through anymore,
instead internal darkness is where he'll stay.
His demons followed with his guides along side.
As they wandered through the path of darkness.
He cried for help,
but no one heard.
He continued down his path...
his guides became weak
as the demons grew stronger.
Feeding itself from the darkness.
It seems like hope is slipping away.

Humanity is not on his side.
He expresses his pain
but others ignored him.
His rage begins to grow.
Is anyone there to help this wandering soul?
He sees no one.

These emotions unbearable,
with such pain and hate
residing within his mortal body.
He's distracted from reality.
Still, parts of him sees truth,
he cries out once more.
Nothing...
Then it is done,
the lessons to teach
for the mortals to learn.
He begins his plan.
Days go by as nights appear,
the end is soon to be near.

He no longer feels apart of this world.
Numb to the outside
with pain on the inside,
he confesses his sins :
"Blood will be shed..."
With parts of his soul
left on this earth.
He starts to change his human form.

He gathers his things and heads down,
down the way
the way with no return.
His guides no longer with him
left behind long ago.
There IS no more hope.
He debates whether or not
if he should go.
The demons tell him
"Yes, there is a lesson to be learned!"

Bang!
Bang!
It has begun...
There is no time to turn and run.
Deliver the message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He stares into the eyes
of those who breath.
"Such self centered humans,
who deserves none.
You will feel the pain,
the pain you've given me!
The rest of humanity will see,
what they've done to each!
This will be my gift,
the gift for all to see..."
Echos of human pain and suffering
rattles spirits from 'round the world.
Cries heard from heaven to hell.

The demons that once taunted him
now empowers him.
Consumed by his own darkness
his soul is dying.
Ingulfed by rage
he fires away.
Blood is shed
yet none of his own.
It's time.
“I can no longer wait.
It's time to go.”
Followed close behind,
Death
now came for Him.
4/19/07
5:03 pm
Patricia Kilburn


Copyright 2005-2007 chinesewebcen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