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樂代藥 ─ 探討中西音療學
保健與養生 ─ 學習中國傳統樂器
【本文作者 華裔女音樂家 嚴克映博士  Dr. Ke-Yin Yen Kilburn】

中國字在音樂的『樂』字上頭加個草,形成後世延用至今的『藥』字。到底『樂』和『藥』有何關聯,難道中國老祖先早在數千年前即知道音樂可以治病,所以借『樂』字來造藥這個會意字嗎﹖答案是,『Very Possible』。『樂』字,上中部為『白』字,本音『鐘』,五行中白字為『金』,屬『商』者,對應人體的『肺臟』,肺主『氣』,藏魂。下中部為『木』屬『角』音,對應人體的『肝臟』,藏魄。『黃帝內經』講道︰魂魄和合血氣元神旺盛,則心生神明。『樂』字,上部左右兩側和成『絲』字,對應人體的『心臟』,屬『徵』者,是五行中的『火』。絲製的弦能撥動人的心弦,通人體的『心』經,修復人的心臟,流通精神,人自然因病愈而喜,即是歡樂。因此『樂』字用於形容喜,是後世用來引用的喻意。『以樂代藥』似乎不是無稽之談,

聽說自古起,伏羲即造瑟韻調理百病樂救萬民疾苦。三黃五帝試竹葦立五音,定十二律通人體十二經。又根據『黃帝內經』及漢代劉向所著的『說苑』的記載,人們在遠古時代就用樂聲治病,距今五千前的原始氏族社會,有一名叫苗父的醫生,『以管(古樂器)為席...諸扶而來者,與(抬)而來者,皆平復如故』苗父是以竹管樂器演奏的形式為席地而坐的患者治病。所以中國的音療觀念其實流傳已久,只是未獲重視而已。

近代的西方科學家亦已經發現到音樂醫療的可行性,尤其對於腫瘤,癌症的治療有相當的成效。美國壓力管理學會總裁紐約醫學院精神科醫學系臨床教授羅許博士(Dr. Paul J. Rosch)在莫斯科世界衛生組織會議『社會、壓力與健康』講座中,介紹過醫學共振音樂療法,可以 1.消除偏頭痛及緊張性頭痛。2.失眠及其他睡眠障礙的減少。3.手術期間內的病痛減輕。4.改善情緒失調造成的緊張,如壓抑與焦慮。5.皮膚病變的緩和,如牛皮癬及神經性皮炎。6.糖尿病,多發性硬化症。7.高血壓病患降低血壓至正常值。西方醫療先驅希臘大哲學家畢達格拉斯(Pythaqoras),曾説過人類若洞察微宇宙音樂,就有機會認識生命的諧和律,若能將這種自然外在音樂的力量移到思想及自身的生物系統中發揮功效,以起動原有功能不彰的諧和律,自然就能夠在身體健康方面獲得很大的益處。為此他特地興建了一所醫學訓練中心運用本身在數學上深厚的造詣,投身於音樂醫學的研究工作。

現今研究音樂醫療最有成就的當屬德國音療科學家,根據德國科學實驗室發現,經過處理的某些聲音可以讓癌細胞的生長得以緩減。該項研究是由德國佛萊堡醫學院腫瘤科及海德堡德國音樂療法研究中心合作進行。研究人員將實驗室培育的肺癌細胞暴露在微型揚聲器發出的規律聲音下,結果發現癌細胞的生長速度,比在正常環境下慢了百分之二十。海德堡德國音樂療法研究中心主任博來教授說,研究人員還發現,能夠抑制癌細胞生長速度,並非一般的音樂,而是有一定音色,音量,速度和時間間隔的聲音。德國專業共振音療作曲家彼得‧休伯納(Peter Hubner)率領科學家,工程師和技術人員創造出一種獨一無二的觀念,有系統的探究,並且利用微宇宙能量音樂及其所蘊含的微妙力量,發展出全新的古典音樂作曲法,利用全新的聲音形成的技術,及電腦控制分析與合成的技術使音樂能夠應用在醫學領域。由微宇宙音樂實驗室所創造出來的微宇宙音樂,是依據宇宙自然諧和律設計,對於整個磁場的調整及身體的節奏韻律的調整,不僅有非常正面的積極意義,更具有『天人合一』的效果,目前廣為世界各國使用,是目前世界唯一公認具有醫療處方的音樂。近年來在臺灣有位謝汝光醫師大力推廣此微宇宙醫療音樂,他目前擔任中華能量養生研究會醫學共振能量音樂主任委員。

中國的音療觀念雖然由來已久,但是真正有系統得發展為一門學科則是出自黃帝內經的五音對五臟觀念。根據中國音樂源自上古(河圖)(洛書)的數學模式,推衍出人體的生理節奏,導引出五音調氏特微的音樂理論系統。五音為『角徵宮商羽』,五臟為『肝、心、脾、肺、腎』。中醫歷來認為人與大自然形成陰陽太極的整體性,而人之有病就是陰陽失調。音療作用於人體是調節人體內易的旋轉,以便適應自然界的『外易』,從而達到人與自然界旋轉的平衡,來消除疾病,使用音療法幫助恢復人體陰陽平衡,以達到康復身心的目的,這不僅是生命科學的一途徑,也是研究康療的法門之一。(黃帝內經素問)中,『五臟生成篇第十』:五臟之象,可以類推;五臟相音,可以意識。好比現代聲學認識到不同的頻率聲波,傳到神經邊緣系統,透過此系統,再作用於內臟一樣。在古代醫學論述中,人體小宇宙中的五臟,正好對應於外在大宇宙中的五行。五臟各有屬性,正如五行。心似太陽,屬五行的『火』;肺主氣,主肅降,屬五行中的『金』;脾主運化,屬『土』;肝主升發,屬『木』;腎潤養人體,排出水液,為水臟,屬『水』。五音五臟看似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其實都可經由『五行』的共同屬性,而彼此作用,五音進入人體,會引起人體細胞組織發生和諧的同步共振,進而調整人的生理機能。因為人體是由許多有規律振動的系統組成,大腦的電波運動,心臟搏動,肺的收縮,腸胃的蠕動和自律神經活動都有一定的節奏,當一定頻率的音樂節奏與人體內部器官震動節奏一致時,就能產生同步共振。目前研究中國音療學頗有成就的是美國夏威夷大學音療研究中心主任吳慎教授。他的學說中較特別的是將中國傳統樂器根據音色的不同分成五大類:『木音』 『火音』 『土音』 『金音』 『水音』,正好對應人體的五臟:肝、心、脾、肺、腎。大家都知道中國樂器到了周代,由於樂器種類增多,出現了根據樂器『質料』來進行分類的八音分類法。這『八音』為:金(鐘、鐃),石(磬),絲(琴、瑟),竹(排蕭、笛),匏(笙、竽),瓦(塤、缶),革(鼓),木(柷、敔)。

從一般的物理學來看這只是質料的不同,但是從聲學的角度看,不同的質料,則意味著不同的音質、音色。吳慎教授即是根據八音理論,而歸納出五音對五臟:鐘、鑼、磬類對應『肺臟』,鼓類革製樂器對應『腎臟』,管類樂器對應『肝臟』,弦類樂器對應『心臟』,塤、笙、竽類樂器對應『脾胃』。他亦根據這套理論而製作了無數樂曲,雖其亦使用西方樂器如鋼琴(金音),但是總以中國傳統樂器為主。大概因為中國傳統樂器大多採用天然的材料來製作樂器,又因為生物磁場的關係天然的東西較易和人體產生作用,因為我能強烈的感受到使用中國傳統樂器所演奏的樂曲的音波能量,但是由電子合成所製作的曲子,似乎和我的感應較不明顯。

今年,2004年,四月下旬本人遠赴夏威夷大學和吳慎教授同台演出,參與了這『以樂代藥』的音樂會。本人除擔任吳慎教授的英文翻譯,並且帶領台下三百餘位中、外觀眾一齊演唱以中文發音的『角徵宮商羽』的五音歌;六月初在臺灣又遇到研究電磁學的專家楊浩先生,他竟然用磁石測出這些樂曲的音波的確對人體調節正、負電子的平衡有相當的作用。我不經告訴自己中國傳統樂器的學習或是養生保健的好方法。

記得十餘年前本人所任教的北伊利諾州立大學(NIU)有位教授在芝加哥論壇報發表了一篇彈奏豎琴可以保健養生的文章,我還特別造訪了他在Cortland的工作室,前些天芝城名國樂器演奏家梁家駒先生告訴我他最近在彈古琴,每次彈奏完他都覺得好舒服。我想的確中國傳統樂器不似鋼琴、小提琴的複雜,較易學習,可謂老少咸宜何不讓芝城吹起一陣學習中國傳統樂器風呢?

既可修身養性,又能保健養生。尤其,近日的十二女坊紅遍亞洲,無論中樂西奏,亦或西樂中奏,何不讓大家藉著音樂,將中國人的智慧及老祖先所留傳下來的音療學說發揚光大呢?,近日即將成立的『龍吟樂坊』歡迎芝城會彈奏中國傳統樂器的學子們加入!


Copyright 2005-2007 chinesewebcen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